实名举报吉林省延边公安局副局长郑永虎敲诈我600套房产——我不想再戒毒了,求求网友救我

巡查组来了!公安副局长郑永虎托我之前的辩护律师张雷与我谈

  • 20176月,吉林省巡视组来到延边国税局招待所,我去巡视组反映问题,我反映问题三天后,我之前因“诈骗罪”请的代理律师找我谈话(全部有录音)。


  • 张雷劝我不要再告郑永虎了,郑永虎愿意给我买一台轿车,并给我批几个车牌靓号,能卖六七十万万元。

  • “反正是共产党的钱,郑永虎也不心疼,车牌号给谁都一样,送你几个车牌号就是一句话的事,郑永虎问题大了去了,你把他搞倒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张雷律师在电话里说。

  • 郑永虎的朋友张先生也找到我,协商我的赔偿问题,张先生说:“郑永虎和我是好哥们,

  • 我交通违章四百多分,郑永虎一句话全部消掉,我儿子的车牌号连号9999也是郑永虎送的。郑永虎的钱比你想象的多了去了!

5208cc博客   网址:5208.cc

原文转载:


 实名举报吉林省延边公安局副局长郑永虎敲诈我600套房产——我不想再戒毒了,求求网友救我


被打断手指,打掉三颗牙齿12年之后,我的悲剧人生即将收尾。12年来,我一直生活在破产遭起诉,老虎凳上逼供,随时被强制“戒毒”,被无端逮捕的恐惧之中而那个利用权力肆意戕害敲诈我的公安局长,仍在高堂之上,游刃有余的堵住我的每一个伸冤道路。

今天,我通过网络求助全社会,求助吉林省和中央的纪检部门。向全国网民讲述,在过去的十二年里,我是怎样由一个优秀的民营企业家变成“吸毒犯””诈骗犯“通缉犯”最终妻离女散,无家可归,身残志销的。我为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如果有半句虚假,我愿意再次被固定在十二年前的那张老虎凳上,接受最严厉的惩处。

 

我被打碎的手指,打掉的三颗牙,成为我一辈子的噩梦

 

 

 

我的自白

我叫柳成浩,1963年出生,朝鲜族,吉林省延边州龙井市人。我的身份证号码是222405196305310055。在被敲诈拘留之前,我的身份是龙井市矗松建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

 

出事前,我是矗松建筑公司的法人

 

1982年我退伍后被分配至龙井建筑安装总公司工作,后凭借自己的专业技术能力,后任龙井市矗松建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乘着房地产的东风,我们公司越做越大,先后承包了龙井第五中学,龙井市教职工住宅楼,龙井市北安小学等项目。到2004年,我的事业越做越大,矗松建筑有限责任公司连续三年荣获省.州优秀建筑项目,并通过国际ISO质量认证,成为吉林省知名优秀企业,当时,女儿也考上了大学,妻子和我很恩爱,家庭很幸福。

 

公寓,怪事连连

 

彼时,我正直壮年,意气风发,命运本该沿着原有的轨迹一直向前,一双黑恶的权力大手开始伸向我,我浑然不知。

 

2004年初,我负责的矗松建筑公司决定在龙井市粮库北侧开发商品住宅楼,在取得全部合法手续后。郑永虎代表龙井市公安局向我公司购买200套住宅。

 

2004年中旬,郑永虎代表龙井市公安局(简称甲方)与龙井矗松建筑有限公司(简称乙方)正式签订了承建《警察公寓》的协议,并按照国家建筑法的有关规定将协议书入档至龙井市建设局。

 

20056月矗松公司获得承建警察公寓用地的土地出让权:共计1万4千平方米归我公司所有。

 

200568日,矗松公司因业务发展需要,与龙井市金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施工合同,矗松公司将警察公寓5号楼的建筑工程承包给金星开发公司。这本是最正常的转包,后续事情发展却变得不正常。

 

蹊跷的事情开始出现。郑永虎竟直接和金星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了就5号楼工程款支付事宜的协议书,龙井市公安局在2005年9月14日直接将总计2060818元的工程款拨给了金星公司。至此,我的资金链出现问题,2005年底矗松公司承建的1号、2号、3号楼已经完成了主体封顶,四号楼也已完成了地基工程。按照合同,郑永虎应将780万元工程款拨给我公司,可是郑永虎以没钱为借口拒绝给我工程款” 我无数次要求郑永虎付给我工程款,都被郑永虎拒绝。

 

至此,矗松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司处境日益艰难,我一直多方奔走,乞求拿回工程款,直到我因“诈骗罪”被抓。 

 

“诈骗”被抓,威逼利诱

 

2006717日下午一点左右,龙井市公安局三名刑警找到我,我以为是郑永虎来还我的工程款了。刑警却以配合调查案件为由将我押解至龙井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审讯人员告诉我,我涉嫌诈骗珲春市防盗门厂钱财合计人民币13余万元。

 

我心里一惊,我怎么可能诈骗珲春市防盗门厂钱财呢?珲春市防盗门厂和我们公司业务合作已经将近8年,我公司所使用的防盗门一直由珲春市防盗门厂供应,合作8年顺风顺水,流水有近百万元,近期本公司因为被郑永虎拖欠工程款资金链断裂,矗松公司还有4万元左右的货款没有给珲春市防盗门厂,关于此事,在我被逮捕的两个月前我曾经专门处理过,当时珲春市防盗门厂和我们公司各派代表在龙井市展开洽谈,龙井市经侦大队大队长全胜铁作为调解人参加,我做了解释:两个公司合作多年,也是熟人,郑永虎拖欠我的工程款给我后,我立刻付款。当时珲春市防盗门厂负责人表示赞同。

 

我向办案人员说道:麻烦您喊来珲春市防盗门厂负责人当面清楚就可以了,再不济,我去公司变卖资产把4万块钱还给对方也行。 办案人员没有理我。

 

2006719日,在被龙井公安局带后第三天,我被刑事拘留,此时我才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珲春市防盗门厂和我们公司合作多年,即使对方提出起诉,公安局立案调查也应该首先书面通知公司而后由我公司派代表协助调查,而龙井市公安局却将本公司法人直接刑事拘留,这样的用意何在?”

 

疑惑的我希望自己早日被起诉:我要在法庭上为自己辩白,我委托律师延边州律师张雷(此人后面还会出现,请大家关注)为我辩护。

 

直到今天,我也没有等来对我诈骗罪的审判。

 

在我失去自由368天后,我才渐渐突然明白,被拘留只是一个巨大阴谋的开始,而我,没有任何能力反抗,也没有等来自己的开庭。

 

2006811日晚10点。在我被刑拘20天后,时任龙井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郑永虎到看守所找我谈话,郑永虎要求我将我名下的警察公寓和所在地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公安局。“那是我盖的房子,我投入了工程款,我买了地,怎么可能转给你?”遭到我的拒绝后,郑永虎称“合同签了,给你两百万,释放你出去”被我拒绝后,郑永虎威逼利诱,一直拖到凌晨一点才离开。

 

2006813日,龙井公安局副局长赵宏雷找我谈话,也是让我转让土地使用权给龙井市公安局,

 

816日,龙井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李南哲来看守所要求我转让土地使用权给龙井市公安局。

 

817日,龙井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队长全胜铁和矗松公司上级主管单位华龙集团的三个决策人物金万春董事长(我有金万春侵吞千万国家财产的全部证据,多年举报无果),崔书记,金昌株等一行到看守所找我谈话,并拿出一份协议让我签字,并承诺:“在我签字后,支付200万元给我个人并立刻释放我”,遭到我的拒绝。

 

被逮捕后,断指掉牙

 

818日,龙井市检察院对我下达逮捕令,我正式被逮捕。随后被转移至龙井市看守所,在看守所300多天的日子里,那是我一生的噩梦,看守所里遭到的非人折磨,至今仍常常使我在梦中惊醒。当我写下这段文字时 我仍然浑身发抖。

 

看守所里,拳打脚踢已经是家常便饭,最可怕的是做老虎凳和固定暴晒。

 

审讯人员将我的双手反扣起来,规定在一个只有电视剧酷刑情节中才能看到的椅子上,让我坐不下去,站不起来,不停的用重物在我身上施压,在我即将昏死过去的时候,办案人员告诉我“只有死刑犯才有资格坐这把椅子,这就是传说中的老虎凳”并开始对我拳打脚踢,用着钢管随意杵着我我脸和肚子,血从我的嘴里流出来,滴到地上,办案人员按着我的头,大声呵斥着我让我将血舔干净,随后我昏死过去。

 

919日上午,我清醒过来,口腔大面积溃烂,牙齿少了三颗,左手中指剧痛且不能动弹(后被诊断为粉碎性骨折)。办案人员告诉我,“如果不签字,下一步将我的双眼挖掉”。

 

走出看守所后,我做了伤情鉴定:左手十级伤残

 

919日下午一点,办案人员把我拖到护栏处,用四副手铐将我的双手双脚规定在护栏上,吉林延边9月的高温,酷暑未消,我就这样呈“大字型”被暴晒至深夜一点,这期间,没有给我一滴水一口饭吃。160多名犯人看到我的遭遇。

 

920日上午八点,我还没有从昨天的折磨中缓过来,办案人员再次将我架出去,像昨天一样的姿势暴晒,从早上8点到下午四点,我再次昏死过去。

 

此后,这样非人的折磨一直没有停止。

 

我被两条莫名其妙的罪名取保候审,最终也没有为自己等来辩解的机会

 

2007720日下午五点,龙井市公安局以“合同诈骗罪”和“职务侵占罪”为由对我采取取保候审,随即我被释放,诡异的是,在我被羁押期间,公安局和检察院从未以职务侵占罪起诉过我,更没有下达延期羁押手续。下午五点,我走出看守所,那一刻,我没有欣喜,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跪在地上大哭,我做错了什么?我该如何伸冤?

 

 

产业被抢,妻离子散

 

走出看守所后,我着手进行伸冤进行起诉,更诡异的事出现了:我所建的包括警察公寓在内的600余套房子和土地使权都被转移至郑永虎名下了。我在看守所用生命捍卫的那片土地和那些房产已经被不属于我了。我是法人,我没有签字,我的土地使用权怎么就没了呢?我的房产怎么就没了呢?我一时不知所措。我明明记得自己在看守所宁死也没有签字。公司员工告诉我,在我被拘留期间,龙井市公安局没收了我公司的法人章和公章,盖章签字将我的产业转让。我的一辈子的心血,我的600套房子,我的土地使用权,就这样被掠夺了。

 

我的500余套房子后来都被郑永虎为法人的公安局卖掉了。我至今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办理土地使用权证和房屋所有权证的。

回到家后,我没有见到自己的妻子,而我那本该在长春工业大学读大二的女儿竟然退学了。在我的追问下,女儿告诉我:妻子在我被拘留期间离开了我,到外地打工了。女儿因为长期精神压力和经济来源被断,自己退学了。当时我如五雷轰顶,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我找到自己的妻子时,妻子告诉我:当我被羁押在看守所时,看守所管教金明哲专门见了我的妻子,并告诉她,我被判处无期徒刑,让我妻子为自己考虑,早做打算,我的妻子为了供女儿读大学,便远出打工。到今天,我的妻子和女儿都在已经在韩国餐厅做服务员十年了

 

伸冤十二年,被戒毒,被通缉

 

 

在我失去一切后,我立志为自己伸冤,在我伸冤的几年里,我被戒毒,被通缉,被拘留,被恐吓。

 

 奇怪的强制戒毒材料,在我没有吸毒的情况下,要将我隔离强制戒毒两年,半年后却将我释放,释放文件中仍然称我被戒毒两年。

 

2008724日,龙井市公安局再次把我带走,以冰毒成瘾为由将本人送至戒毒所强制戒毒,龙井市公安局领导称“如果我不同意戒毒,就像上次一样折磨我”逼我签字。我在恐惧中签字同意戒毒。

 

他们说我吸毒成瘾,我根本没吸过毒,在我戒毒期间,戒毒所也没有给我体检,文件通知我需强制隔离戒毒两年,但半年后我被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给我的释放通知仍然称我被戒毒两年。我在戒毒所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至今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进了戒毒所,后来有朋友告诉我“最近风声紧,郑永虎怕我去告,把我强制戒毒最安全”

 

从戒毒所出来后,20098月,我去派出所开身份证明,民警说我因故意伤害罪被网上通缉,我问民警:“我刚从戒毒所出来,伤害了谁?”民警没有说话,随后派出所所长出来告诉我称。是误会,我才继续办事,朋友告诉我,是郑永虎怕我进京伸冤随时控制我的行踪才将我登记为通缉犯。

 

我成了通缉犯和吸毒人员,至此,我的一举一动都在郑永虎的监视下。

  

这十年来,我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伸冤,除了在网上不停举报,我还向各级部门邮寄实名举报材料,一切都石沉大海。

 

郑永虎托人找我谈判

 

20176月,吉林省巡视组来到延边国税局招待所,我去巡视组反映问题,我反映问题三天后,我之前因“诈骗罪”请的代理律师找我谈话(全部有录音)。张雷劝我不要再告郑永虎了,郑永虎愿意给我买一台轿车,并给我批几个车牌靓号,能卖六七十万万元。“反正是共产党的钱,郑永虎也不心疼,车牌号给谁都一样,送你几个车牌号就是一句话的事,郑永虎问题大了去了,你把他搞倒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张雷律师在电话里说。


张雷在劝我不要再举报郑永虎,并承诺送我车


郑永虎的朋友张先生也找到我,协商我的赔偿问题,张先生说:“郑永虎和我是好哥们,我交通违章四百多分,郑永虎一句话全部消掉,我儿子的车牌号连号9999也是郑永虎送的。郑永虎的钱比你想象的多了去了!

 

张老板还对我说,郑永虎做的事确实不是人干的!天天违反乱纪!是人都看不下去郑永虎的做法,张先生对郑永虎也有怨言,之前因为做生意被郑永虎敲诈,郑永虎已经赔偿了自己一千万,张先生后来对我说“我会帮你争取到郑永虎的赔偿的”。(以上通话全部有录音)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

 

求求网友救我

 

我现在借助在自己姐姐家的房子里,我得了严重的失眠和重度抑郁,我的妻子女儿都不会再回来了,我最近深夜总是被噩梦惊醒,梦见郑永虎将我送进看守所,而我再也没有从看守所走出来。

 

十多年了,郑永虎官越做越大,权力越来越大,而我也累了,老了,山穷水尽了。我本来对伸冤是不报希望的,我以为这些冤屈会随着我的老去而彻底堙没,年前的陕西矿权案通过微博爆料出来之后,我的希望又被重新燃起,为自己伸冤,这成了支撑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回首我的一生,我从一个退伍军人做到项目经理,成为当地知名企业家,后被郑永虎敲诈残害,家破人散,身残志销。 那个逼我签字的局长仍然趾高气昂,在台上教诲仁义道德,礼义廉耻,自己动辄坐着上千万的生意,他可以出国旅游,甚至还可以移民,他的人生丰富多彩。

 

公开场合的郑永虎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被发出来后多久会被删除,我知道自己会面临怎样的报复,这可能是我这一辈子最后一次有机会伸冤了。我求求各位广大网民关注我的事,求求各位网友帮我转发,拜托了。 


我对我所说的每一个字负责,我的电话:13944769096.求求各界朋友救救我。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吉林民营企业家柳成浩


图片太小?5208cc博客提示您:

可用二指触摸拉伸!【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