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黑色星期五:一天九个案件被驳回或放弃

CNN报道截图


法律专家一周来一直在说,唐纳德·川普总统向法院提出的废弃选票、扭转大选失利局面的案件必然失败。

而整个周五(11月14日),失败的诉讼有一连串。

一天之内,9个意在攻击候任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关键州获胜的案件被驳回或放弃,这对已经输了又不肯放手的总统来说,是一连串残酷的失败。许多诉讼都建立在一个基本的想法上,即缺席投票和选举的轻微管理不善会招致广泛的欺诈行为,这并没有得到证实,而且各州领导人绝大多数都表示在2020年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

  • 川普竞选团队在关于近9000张缺席投票是否可以被废弃一事上,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蒙哥马利县(Montgomery County)和费城县(Philadelphia County)输掉了六起诉讼。

  • 川普竞选团队放弃了在亚利桑那州的诉讼,该诉讼要求对所有选票进行人工复核,但拜登的胜利不会因此改变。

  • 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候选人和选民在选举日之后到达的缺席选票问题上败诉,因为他们缺乏起诉资格。一个处理类似问题的案件仍在等待最高法院的裁决,最高法院自选举日之前就一直对选举争议保持沉默。

  • 密歇根州的投票监督员在底特律阻止认证选票的案件中败诉,法官驳回了他们关于选举舞弊的指控。

最重要的是,在宾夕法尼亚州,也许是川普大选后斗争最重要的州,领导最广泛挑战选举诉讼的一家律师事务所退出了。

洛约拉法学院(Loyola Law School)教授、选举法专家贾斯汀·莱维特(Justin Levitt)周五表示:“川普竞选团队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把诉讼当做发一则推文般儿戏的法官。不过结果都一样,他们遇到的每一个穿长袍的法官都说,‘对不起,我们这里是讲法律的。’”

然而,代表川普、共和党人和对选举结果不满的选民的律师们却在前进,作为越来越绝望的连环诉讼的一部分,无论拜登的普选票和选举人票数胜利与否,他们都要将选举人团扭转到对川普有利的位置。

上诉裁决

对于许多选举诉讼来说,结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在某些方面,已经是走走形式罢了。

美国第三巡回上诉法院在周五裁定,宾夕法尼亚州的选民和一名国会议员候选人缺乏起诉资格,而且离选举结果决定时间太近,因此驳回了他们的诉讼。

周五的裁决似乎也阻止了特拉华州、新泽西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选民,根据宪法的平等保护条款对他们的选票可能被稀释提出广泛的、理论上的要求。法院只负责监督联邦案件。

法院写道:“这种选票稀释的概念化,如州行为人违反州选举法计算选票,不是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下的具体伤害。两名选民可以在选举日之前同时各投一张邮寄选票,然而考虑到美国邮政的邮件投递流程,他们的选票也许只有一张在选举日晚上8点之前到达。假设两张选票都计算在内但其中有一个选民却被剥夺了‘法律的平等保护’,那就太过奇怪了。”

自选举日以来,代表共和党人的律师在其他弱势诉讼中试图提出类似的宪法论点,以阻止拜登在包括宾夕法尼亚州在内的各州的胜利。

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起广受关注的案件中,川普竞选团队周五晚间因接受上诉法院当天早些时候的裁决,同意不再推动一些它曾设想提出的基于宪法主张的诉讼。

证据被废弃

竞选团队和宾夕法尼亚州诉讼中的其他人将于下周二和周四在宾夕法尼亚州威廉波特(Williamsport)的一个联邦法庭出庭。在那里,长期共和党人、法官马修·布兰恩(Matthew Brann)将听取有关阻止州政府认证宾夕法尼亚州选举结果的大胆主张的论据,因为据称缺席投票不公平——该诉讼理论上可能会剥夺拜登在该州的胜利。布兰恩还可能听取证人证词。

但即使是那些引人关注的、类似审判的证人作证的努力,对川普竞选团队来说也并不顺利。周四在亚利桑那州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因为广泛的选举失误指控而试图阻止选举结果的认证,法官没有考虑一些证人的证词。

法官丹尼尔·凯利(Daniel Kiley)说:“让我明确一下。你对证人的征询产生了一些宣誓证词,你自己清楚地确定这些宣誓证词是虚假的,而且是垃圾信息,就像你所说的那样?”他在法庭上问川普的律师。

法官在批准在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的律师排除证据的请求之前说:“你提交给法庭的证据里你无法证明的那些是虚假的吗?”

密歇根州的一名法官上周五对证人的书面陈述也有负面反应。

密歇根州韦恩县(Wayne County)的法官蒂莫西·肯尼(Timothy Kenny)指出,那些在法庭上对底特律的选票处理进行投诉的投票观察者如何没有更早地进行投诉,甚至没有参加选举培训,在那里他们可以提出有关做法存在的问题。他特别提到了一位共和党投票观察员的指控,他猜测许多选票投给拜登意味着可能存在加塞选票的现象。

肯尼写道:“鉴于前副总统拜登获得的选票比川普总统多出约22万张,(证人)观察到的许多选票都是投给拜登先生的,这并不奇怪。”

川普及其支持者仍在寻求通过一桩桩案件来阻止拜登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胜选认证。

这些案件的最新代表之一来自威斯康星州的一群选民。该诉讼认为,拜登获胜地区的选举结果应该在全州范围内无效,因为数据分析可能会显示一些选票,尤其是缺席选票,不应该被计算在内。

但该诉讼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甚至没有宣誓的证人证词来支持其关于威斯康星州存在非法选票的说法。

事实上,那些认为自己的选票被不公平地稀释的选民承认,他们目前还没有证据能证明自己的主张。

起讼书承诺:“这些证据将在不久后,当相关文件最终完成并可用时,就会出现。”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纽约时间

七字符超链接:520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