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活命,靠举报

美帝一哥(ID: meidiyige 


一哥说:“举报”风行,人人自危。有人为获利,有人为保命。



列奥纳多·达·芬奇名作《最后的晚餐》


如果感到发热,就能找医生看病了吗?

不!

有关规定是这样的,如果家里有发热病人,必须把情况反映给社区,然后由社区负责登记筛选,社区筛选后就会带病人去本社区的卫生院治疗,本社区卫生院治不了的,就会转到指定的医院发热门诊。

看起来这套程序很清晰,只要发热的话,按照这个程序走,一定没问题。但是在网上却看到有很多朋友反映,家里出现发热病人,却得不到及时治疗的情况。


01

网友们反映的发热病人得不到及时治疗的信息,就不在这里讲了,主要原因是一哥胆子非常小,怕被有心人举报,说一哥造谣,轻则本文被删封号,重则或遭跨国追捕,说实话,一哥上有老,下有小,还想过安稳日子,不想惹这些是非,所以,私信要求发布此类信息的网友,一哥真对不住您了。


网友反映的情况不敢发布,那就以官媒发布的一则消息来证实一下发热病人得不到及时治疗而死亡的事儿吧。


据财新网报道,1月25日,大年初一晚上10点,武汉某社区里一位82岁的疑似患者老人高烧去世,死者家属打电话要求社区处理遗体。疑似病患死亡,必须要经过深度消杀,殡仪馆才同意搬运遗体。社区负责人当天晚上不停打电话给防疫部门、疾控中心、社区卫生院,电话要么占线,要么接通后说向上面反映,然后没了消息。

还是在这个社区,1月26日上午,一名64岁的老人到社区服务站登记求助,他自1月17日开始发烧,到医院拍CT显示双肺感染,由于床位不足,医院只给打针,无法收治入院。1月23日武汉封城公共交通不便,老人没再去医院,呆在家里,到大年初二这天,夫妻俩一个发烧38度,一个发烧38.5度,向社区求救安排车去医院。终于,仅戴一个普通口罩的社区工作者张莉带着两名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的医务人员,来到老人的楼下准备将这对夫妇送医。

这两个案例算是比较好的处理,不管怎么说,最终都有社区出面了。

更悲的是,有的社区只给电话里登记一下,就没有下文了,发热病人只能在家里干熬。其实社区也很无奈,孤寡老人家里生活物资供应不上,工作人员要负责帮老人买水、买车;一名尿毒症患者要去医院透析,社区要安排车……街道给社区配备了四辆出租车,用来困难群众的紧急情况。 “这些都还不难,最头疼的是如何处置发热和疑似新冠病患。”一个社区的负责人无奈地表示,没有护目镜,没有防护服,社区工作者仅戴一个口罩就入户排查。

所以,发热病人在这个时候,还是要靠自救,“曲线救国”。

02


有网友分享了他“自救”成功的案例,一哥看完后感觉这“自救攻略”简直吃透了中华文明五千年的所有精华。

这位网友说,他有个亲戚和他住在同一个小区,已经发烧好几天了,也吃不下东西,就打电话给社区,但是社区那边登记完后就没消息了。这个网友的亲戚就自己去三甲医院发热门诊,人家医院说不收,必须由社区转诊才行。

这病不能等啊。

网友的老爸就想出一个高招儿,就打了区政府的热线电话,假装成这个亲戚的邻居,说家旁边有发热病人情况很严重,社区登记后就没消息了,这样下去很容易感染他人。

没想到,这个电话真管用。很快就派人上门把他的这个亲戚带到了卫生院,然后就转诊去三甲医院治疗了。

你自己说有病不管用,别人举报你有病才是真有病。估计是区政府也怕自己不处理,再反遭人举报,区里的领导再因此丢了官帽就麻烦大了。

可见,“举报”的杀伤力是巨大的。



03


这几年,“举报”之风特别盛行,在国内的一些大学里,学生举报老师讲的“不对”,导致老师被开除、处分的事情越来越多;网络上,举报网络“谣言”也是越来越多,很多网友因此被受到处罚,武汉肺炎为什么能够从“可防可控”到目前官方确认“扩散”,与举报者关系重大。

这次武汉肺炎疫情最初并不是由武汉官方发布的,而是由8名网友在2019年12月30日,率先在社交媒体公布了疫情最初的信息。这8名网友包括李文亮医生、刘文医生、谢琳卡医生等专业工作者,他们被多名网友“举报”造谣:

先来复盘一下这8名网友当时发布的谣言:

2019年12月30日下午17点45分,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武汉大学林场04级(146)微信群里,发布消息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并且贴出了相关的诊断报告。


诊断报告中指出,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


随后还发布了11秒的视频:5床峰值逐步提高。李文亮提醒大家说:“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请大家注意。第一例患者是水果批发摊老板”。



另一个被网友举报的谣言是,12月30日晚上19点39分,刘文医生在一个名为“协和红会神内(25)”的微信群发言称:“刚刚二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许华南周边会隔离。”稍后还追加了一条信息:SARS已基本确定,护士妹妹们别出去晃了。


在一个“肿瘤中心”的微信群里,谢琳卡医生于12月30日晚上8点47分左右发表“谣言”:“近期不要去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



这些“谣言”之后被统统认为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但是在当时,这8名网友则被冠以“造谣者”的名义,被约谈,被批评,被教育。

举报谣言的网友,不知道医术如何,不知道是否在当时就了解武汉肺炎的疫情,约谈这8名网友的武汉警方,当时是如何认定这8名网友就是“造谣”,难道批评教育李文亮医生、刘文医生们的武汉警方,都是医学专业出身,很快就能判断出这些专业医生的话就是“谣言”,而且医术都远远高于李文亮医生和刘文医生?

今天,我们可以大声地为这8名网友正名,是因为昨天最高人民法院发文称“ 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而在几天前就有一篇网文“向8名英雄致敬”遭到多名网友“举报”而被删。

鼓励网友、同事、朋友甚至夫妻之间互相举报、告密、揭发,营造相互检举揭发、人人自危、道路以目的告密文化,封闭了正常讨论的空间,没有人会从中得利!


武汉肺炎疫情扩大,罪魁祸首是“举报”,网友利用“举报”获得治疗,可真是一种不得不为的“活命”之术。


-END-


添加“美帝一哥”微信公众号

和你分享不同的世界


美帝一哥



广告商务合作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帝一哥